全本小说网 > 神医高手在都市 > 第1491章:凶手就在村民当中

第1491章:凶手就在村民当中


        对于金妮被人偷偷地下的肿蛊,在金族长刚刚说出来的时候,叶晨就清楚了。

        因为叶晨看到关于中医书籍《验方新编》中说到:“肿蛊,受害者,肚必常叫。肿蛊者,壮俗谓之放肿。腹大,肚鸣,大便结秘,甚则一耳常塞,一耳少浓。”

        这本书上同样说到这里肿蛊的治疗药方。

        比如,上面写到要用苏荷汤四方治疗,如果患者病情更加严重,甚至在治疗期间,要戒掉盐和荤菜的食用。

        另外,外用再用茨菇菜煎水外洗。

        这些都是古中医书籍的经验方,叶晨知道,以前的中医大夫肯定是用来治疗过这位的患者,所以,应该还是有效果。

        只是,对叶晨来说,这肿蛊,在苗人中属于邪恶的巫蛊。其实,和中医的肿胀还是有相似性,甚至,可以说包括在中医的肿胀范畴里面。

        比如,古书籍《医述》中详细说到关于肿胀的内容。

        其中,肿胀包括水肿,这个关于发水肿的病。叶晨在越南参加东医大赛的时候,他就亲自给那位女大学生吴氏玉的大伯治疗过。

        吴氏玉的大伯在那种情况,已经非常严重的情况下,经过叶晨一周时间的针灸的治疗,最后还是被叶晨治好,吴氏% 玉的大伯原来全身发水肿,动也动不了,最后都消失,恢复正常。

        至于肿胀的第二种情况鼓胀,这种情况的患者,叶晨暂时没有遇到过,所以,他暂时先不说。

        关于第三种,也就是现在金族长和他说到关于那位金妮被人下蛊的肿蛊,正是属于蛊胀的范围。

        胀有鼓蛊之别,鼓者中空无物,即气虚中满之候也;蛊者中实有物,非虫即血也。

        蛊胀不论气、血、水、痰,总必自开一字,如寇贼蟠据,必根据山傍险,方可久聚。

        肿蛊二证,本不相同,用药亦甚悬远。肿胀者,因有积食,有湿热,有稠痰阻滞中宫,以致清气不升,浊气不降,营卫不得疏畅,水道不得通利,气遂妄行不循故道,水亦妄行不得成溺,气水相搏,肿胀自此而生。

        然脾胃元阳犹未衰惫,元气犹能旁通四达,苟祛其食积,清其湿热,消其痰气,内邪一行,外肿随彻,而效之臻也捷矣。

        至若蛊胀,先因脾气伤损,久渐衰惫,胃虽少纳,脾不运化,兼有积热流注于脾胃,横行于中焦,正衰邪旺,清浊不分,遂成胀满。

        此阳气为邪气所遏,不得周流一身,而邪气单攻肚腹,胀极脐突,青筋暴起,粪滑溺赤,喘急食阻。斯时将补脾之正气欤,正未受益,邪热愈炽,而胀犹故。

        将清热以伐邪欤,邪未退位,正愈虚弱,而胀益增。将清补兼施欤,然益者未见,而损者愈损,虽有卢扁,法安施乎?

        故患此证者,或脾虽损而真气犹存,无流连之邪热,或腹虽胀而邪热未炽,尚有可为之机,当主补元,稍兼消导,清肺次之,气不运者行其气,痰积滞者行其痰,中和调养,庶乎可救。

        蛊胀,另是一证,不得混蛊为鼓,乃由脾胃湿热积滞,或内伤瘀血而成。盖人腹中之长蛔寸白,虽赖以消食,然多即为病,况如疰疳痨等虫,为类不一,皆能使人心腹胀痛,治宜补脾健胃,兼用消导。

        或因跌仆闪挫,负重努力,致血瘀于内而成胀痛者,亦宜补脾健胃,兼用去瘀生新。盖蛊者,若虫蚀蛊坏之义。而蛊与鼓之脉亦相反,蛊脉必实,鼓脉必虚。蛊与鼓之形更相异,蛊之胀,以手按其腹,随手而起,以其为虫血之积而实也;鼓之胀,以手按其腹,凹而不起,以其为气而虚也。

        从这些中医书籍的详细论述来看,叶晨知道单是蛊肿方面,都是非常复杂的,甚至,可以说,不同的情况,会是开不同的药方,也就是他经常说的对症下药。

        至于金妮离世前,她到底是如何被人下蛊,如何种了肿蛊的,肚子里面到底是气,还是血,或者水,又或是痰,甚至虫子呢,这一点上,叶晨并不清楚。

        金族长和金天宝,甚至一旁坐着的杨龄,都没有想到叶晨对这方面的会是那么熟悉,如果当初叶晨早些过来,金妮可能就不会出事了。

        现在说到下山寨出事的情况,先是那位年轻男子老幺出事,然后再到这位年轻女子金妮出事,前后紧紧隔开一周时间而已。

        原来老幺的家人还怀疑老幺被人下蛊害死,是因为和上山寨那位年轻女子的家人有关。

        但是,如今下山寨的金妮的事,已经可以说明,老幺的死,和那位年轻女子的家人没有多大关系。

        当然,金妮的中蛊死去,无疑让原来平静下来的下山寨的村民,更是变得恐慌,因为村民不知道,那位下蛊巫师到底藏在哪里?

        下一次到底还要害死哪位村民?

        但是,无论是金族长还是金天宝,他都相信,下巫蛊的巫师应该不是村里的村民,毕竟,老幺和金妮两人,平常都只是普通村民而已,两人也不可能同时惹到一个仇人。

        所以,金族长父子,还有其他村民都相信,应该是其他会地方的巫师害死了那两人。

        金妮的家人哭得昏天暗地,甚至,连金妮的尸体都不能摆在宗祠外面,而是只能放在家中里面的小厅摆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大早就放到棺材里面,然后一家人和亲人那些,送到山上那里进行下葬。

        金妮一家的家人之所以哭得那么伤心,正是金妮的父母只有她一个女儿,如今都那么大了,快要嫁人了,突然被人下蛊害死了,这一家原来完整幸福的家庭就变成破碎。

        金妮的家人,甚至,因为过度激动而晕倒的金妮父母,还有她爷爷奶奶在醒来的时候,下定决心,一定要将那个邪恶的巫师找出来,为金妮报仇。

        因为金妮的死去,金天宝从外面请来的那位巫师是没有办法找出下蛊的人到底是谁。所以,金妮的父母决定去找一位更厉害的巫师过来,看看能不能通过金妮的生辰八字来找出下蛊的人到底是谁?

        金妮的父母离开下山寨后,原来平平静静的下山寨,从此变得不安。不多不少,一周时间后,第三位村民出事。

        一直到上周,下山寨里面一位小孩子中蛊出事,最后来的及时的巫师却是救不了。

        从金族长的描述中,从第三位到第十三位出事的小学生,第十三位村里的小学生被发现时,是死在下山寨不远那条溪水边的。

        如果还包括那位进来调查而中蛊毒的年轻警员,那么这两个多月来,下山寨中蛊出事的人一共有十四人,其中下山寨十三位村民全部都死亡。

        至于第三到第十三位中蛊的村民中,包括小学生,年轻人,中年人,老人,中年妇女,几乎中蛊毒的特征都是中了植物蛊毒,而且被发现的时候,都已经死亡,连外面请来的高级巫师都救不了,因为那些中蛊村民已经死亡了。

        至于那位年轻警员运气算好,及时被发现,送离下山寨在白宕乡进行治疗,没有多大效果的情况,送到吉首市人民医院治疗,同样没有多大效果,遇到叶晨,叶晨确认为蛇蛊,给对方治疗的时候,效果还是很明显。

        所以,从这里说,叶晨觉得那位暗藏在背后的巫师,一定是一个下蛊高手,而且,他可以确认,这个凶手应该就是下山寨的村民。

        “金族长,我认为,那位凶手就是下山寨的村民。”叶晨直接说道。

        “唉,现在我们猜测也是那样,但是在几百名的村民中,我们根本不清楚是谁?我也没想到,下山寨里面居然还有那样的巫蛊高手,但是,这样的人却是那么恶毒,足足害死十三位族人。”金族长叹口气无奈说道。

        刚开始,他还以为这是外乡的巫师干的,没想到,后来下山寨的村民接二连三出事的时候,他就觉得应该是族里面的人做得。

        但是,这到谁那么狠毒,这个人和那些被害死的村民,到底又有什么的仇恨,他真的不清楚。


  (https://www.xxqb5200.com/xiaoshuo/2/2396/13917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xqb5200.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qb5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