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 > 50.第50章 :谁说要睡你的床了?

50.第50章 :谁说要睡你的床了?


        开车的男人依然平视着前方,“回池家?”

        池欢皱眉,想也不想的道,“不回。”

        “那你打算去哪?”

        她抿着唇,去哪里。

        她能去哪里?这些年她不是拍戏住酒店,就是一个人住十号名邸的公寓,池家,从她十八岁搬出来独居开始,连除夕夜她都不怎么会留宿。

        她久久没给答案,开车的男人淡淡道,“去我家?”

        他用的是问句,但完全是陈述的语调。

        “去酒店。”

        车开到路口,墨时谦打了转向,这次问句都没用了,“去我家。”

        池欢怒目而视,“我说了去酒店,谁要去你家了。”

        这男人是不是反了天了?

        男人耐着性子道,“我家比酒店的条件好,而且不会有记者找过去。”

        “那我也不住单身男人的家里。”

        墨时谦静了片刻,“我不是单身男人。”

        池欢,“……”

        男人偏头看着她气鼓了的腮帮子,淡淡的笑,“让你去我家不是为了方便我行驶权利,是因为你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至于你承诺给我的权利,你住我家还是住酒店,没有什么区别。”

        池欢没说话了。

        去他家就去他家吧,也就只是暂时的,再说,他没吃药难不成也真的敢按着她强来不可?

        车子一路行驶。

        池欢只觉得自己的腹部隐隐作痛,而且越来越痛得厉害,她手掌摁着自己的肚子,有气无力的道,“墨时谦,你是不是在我的早餐里下了毒?”

        墨时谦偏过头,才发现女孩脸色惨白,五官都要皱到一起了,他脸色一沉,“不舒服?”

        “肚子好疼。”

        他拧着眉头沉声道,“去医院。”

        “不去医院。”

        “不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嗯?”

        “墨时谦,我说了不去医院。”

        回应她的两个字低沉平缓,“不行。”

        “可能是……避孕药的问题。”

        避孕药?

        墨时谦脸色愈发冷峻了,“那就更要去。”

        池欢恼道,“去什么去,全世界都知道我今天跟莫西故取消婚礼了,像是昨晚会上床的样子吗?你是当奸夫,还是想让我被人骂荡一妇?”

        男人看她一眼,安静了下去,车子也没转变方向。

        他拿起搁在前面的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接通后立即冷声道,“替我安排医生去西山公馆,药物过敏过的。”

        说罢不等那边回话,他就已经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扔回远处。

        车子加速。

        池欢越来越痛,等车停下时,她已经痛得意识模糊了。

        墨时谦自然只能抱着她下车,上楼。

        她攥着他衣服的领子,“我快痛死了,都是因为你这个混蛋。”

        男人抱着她,一言不发。

        原本并没有察觉到的委屈,一旦被开了个口子,就如涨潮了般汹涌了漫了上来,对池欢来说,无端遭这种罪就是那个端口。

        “都是你……我在家待的好好的……你跑来强一暴我。”

        “脑子都装了这些龌龊的事情,为什么不记得带套?”

        “你要带套我还会遭这种罪吗?”

        她有气无力,又语无伦次,眼眶里都是泪水,人脆弱的不行,一路上一直不停的怪责着他。

        墨时谦始终没说话,只是薄唇慢慢抿成了直线。

        进了门,他直接把她抱到了卧室,正准备将她放在床上的时候,池欢发着脾气道,“这是你的床?谁说要睡你的床了?”

        “我这儿没有别的床了。”

        她不信,“怎么可能没有客房?”

        墨时谦淡淡的道,“你的公寓也没有客房。”

        池欢,“……”

        她眼睛里冒着眼泪,不知是生气还是委屈,当然也不止是为这一件事。

        墨时谦看着,有些细微的心疼,低声哄道,“我把床单床褥都换了,嗯?”

        她看着他,又扫了眼男人的房间,最后吸了吸鼻子,“算了,你看起来还爱干净,放我下来,让我躺着。”

        她腹部像是被什么东西绞着,浑身没有力气,这样被抱着也并不舒服。

        男人嗯了一声,将她放在了床上,低声温和的道,“医生待会儿就到了,再忍忍。”

        女人很奇怪,越委屈越不能哄,因为越哄越伤心。

        墨时谦在当她保镖的那几年,虽说恭敬,但素来疏离,从未有过这样温和的态度,像是僵硬了的温柔。

        池欢是实在痛得没力气跟他闹,否则又是要发一顿脾气。

        早上的时候虽然说了不让他去自首坐牢,甚至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也知道遭这么一劫有她作死非要叫他过去的原因。

        但怎么能不怨呢,失了清白不说,现在还痛成这样。

        所以现在看着这张脸,也是恼怒的,责怪的,就记得让她吃药,怎么不记得自己戴套了?

        墨时谦没哄过女人,更不知道该怎么哄。

        可看着她这个样子,他眉头从皱起就没有舒缓过,甚至有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他这一生很少有让他觉得无力的时刻。

        起身去倒了一杯温水,小心又耐心的喂着她喝了半杯,曲膝跪在她的身侧,手轻柔的替她揉着绞痛的腹部。

        可能还是有那么点效果,因为池欢不再闭着眼睛默默流泪了。

        好在大概只过了十分钟医生就到了,一起来的还有风行。

        简单的做了翻检查,确定是药物过敏,因为之前墨时谦就说了,所以医生带了药过来,迅速而熟练的给池欢吊好了点滴。

        “吊完点滴应该就不会那么痛了,但之后可能会比较虚弱,不过在家休息个一两天就能恢复过来,记得补充营养,没什么大碍。”

        墨时谦始终黑沉的脸色这才恢复了不少。

        池欢吊完点滴没多久就睡着了。

        带上门,几个人到了客厅。

        啪的一声,风行摁下打火机,点燃了一根香烟,睨了眼还年轻的医生,徐徐开腔,“知道我特意找你,是因为什么吗?”

        年轻的医生抚了抚眼镜,干咳一声,“两位放心,我只负责看病,不会有任何的八卦从我的嘴巴里传出去。”

        劲爆。

        大明星池欢因为避孕药过敏,显然她吃避孕药的原因不是她那个富二代未婚夫。

        可再劲爆也没什么卵用,他可不敢爆墨时谦的八卦,而且看上去他还很紧张那女人。


  (https://www.xxqb5200.com/xiaoshuo/36/36143/124553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xqb5200.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qb5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