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向日生 > 第五十七章 太阳烛照、太阴幽荧

第五十七章 太阳烛照、太阴幽荧


  这几日夏府的人都被夏有良折腾的不轻,这位原本温柔、对下人极好的小少爷忽然脾气大变,不仅脾气大,看什么都不满,而且诸多挑剔,几乎没有什么是能令他满意的。

  夕何为了避着夏有良,这几日都待在房里不敢出门,专心和元明破解竹简上的内容。

  那日与清明打斗的时候,这竹简被折断一分为二,现在在夕何他们手里拿的是竹简的上半部分。竹简断裂部分的文字已经难以分辨,图案也被一分为二。

  夕何拿着竹简翻过来翻过去,上面的字却是一个都不认识。

  元明拿过竹简,笑着解释道:“这上面的字都是古文,你不认得很正常”。

  夕何听后不解道:“孔雀明王为什么要用古文写啊!用我们熟悉的文字写不是更容易理解吗?”

  元明拿出纸笔将竹简上的文字图案摘抄下来。一边摘抄一边解释道:“这些文字是最初记录有关事件的文字,那时的文字和现在的文字意思和用法可能有很大的不同,随便用我们使用的文字替换,可能改变它的意思。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用他本来的文字记录”。

  “那这写的是什么啊!”

  元明为了让她更好理解,稍微把一些偏僻的词汇替换了念给她听。

  “元初,混沌生,久而化形,一分为二,唤之:太阳烛照、太阴幽荧。四方成、万物存,天地向日而生。日久,物有灵,成神成圣,继而造人。人成而怨生,怨生而郁结,如此循环往复,怨念囤结,以而生恶灵”。

  “清明是恶灵?”,夕何听完很快就扑捉到了关键的词语。

  元明沉默地点点头。

  “世尊说,这里面有我的身世。如此一来,我可能……和清明来自同样的地方”。

  夕何看着元明落寞的神情,却不知该如何宽慰他。

  “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夕何拿过元明刚抄好的纸问道。

  “大概意思是说:宇宙刚刚形成的时候,混沌出生了。时间一久,混沌有了形体,一分为二,化成了: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渐渐地,天地形成,万物也逐渐生长了出来,而它们都依靠光明而生。随着万物生长,它们有了灵性,有的成神,有的成圣。而这些神和圣造出了人类。但是,人类出现后,人的欲望和怨念郁结,难以消磨,最终生出了恶灵。”

  这恶灵当然就是清明了,可世尊说这其中有元明的身世,难道……元明也是恶灵?

  夕何心中疑惑不已,她拿起竹简端详,忽然发现竹简下方有两个小小的图案——一个是个小黑点,另一个是一个小黑圈。

  “这是什么?”,夕何手指着图案的地方问道。

  元明接过竹简,指腹在图案的地方蹭了蹭。

  良久,他皱眉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否则孔雀明王不会平白无故的把它画在上面的”。

  “那,竹简上还写了其他的东西吗?”

  元明放下竹简,缓缓摇头,道:“这已经是这半卷竹简上所有的内容了”。

  夕何泄气般地跌坐在凳子上。

  “这可怎么办?我们拿到的这半卷竹简上的内容只是交代了他的来历。对如何制服他却是一点都没有提及,如此一来,岂非让清明得逞?”

  “无妨,待我再去一趟西天,亲自去见孔雀明王”。

  元明拿上竹简,化作一束金光朝西天飞去。

  夕何叹了口气,将元明刚才抄好的纸折好放到柜子里锁好,打了个哈切就进屋睡觉去了。

  这几日折腾的她精疲力尽,她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夕何”。

  不知过了过久,迷迷糊糊中她听见有人叫自己。

  她揉着眼朝声源处望去,发现元明正背着光站在自己床前。

  “怎么了?”,夕何昏昏沉沉地从床上爬起来,她使劲儿地晃了晃脑袋。

  元明的声音像是来自很远的时空,缥缈虚空。夕何看着他,可元明身后的光线实在是太耀眼,刺得她睁不开眼。

  “竹简呢?”,元明问。

  夕何脑袋有些不清醒,费劲地从床上下来。

  “你不是拿去了吗?”,夕何疑惑道。

  “我去西天的路上,竹简被清明抢去了”。

  天旋地转,夕何的脑袋越发昏沉了。她扶着桌沿,一步一步往外挪动。

  “还好,提前抄了一份”。

  夕何从怀里摸出钥匙,摇摇晃晃地走到柜子前将锁打开。

  “喏”,夕何把抄录地纸拿给他。

  元明把纸收拾好,准备离开。

  “别再弄丢了”,夕何嘱咐道。

  “知道了”。

  夕何捂着脑袋,双腿无力,像是踩在一片软绵绵的棉花里。猛地,一双手从她身后一把拽住她,夕何顺着那力道仰倒了下去。

  耳边有哗啦啦地流水声,胸口被什么东西死死地压住,夕何觉得自己快要窒息而亡,可无论如何,她都无法挣脱。

  忽然,胸前的重量忽然消失了,夕何猛地吸了一大口气,像是重新活过来了一般。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她望向床边,那里一个人也没有。

  夕何心中一惊,慌忙地从床上跳下去,连鞋也没来得及穿就跑到了柜子前。

  柜子上的锁还是好好地锁在上面的,夕何暗自舒了口气。

  她缓缓地摸出钥匙将柜子打开,却发现柜子里空空如也,哪还有纸的影子?

  夕何瘫坐在地上,大脑一片空白,原来自己刚才在梦中就已中了清明的奸计,把他当做是元明而将纸交给了他。

  夕何不禁痛心疾首,自己居然亲手将这般重要的东西交给了清明,助纣为虐不说,自己又该如何向元明交代?

  元明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夕何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他暗觉事情不妙,立即冲上去将夕何抱起来,放在床上。

  “怎么哭了?”,元明小心地替她把眼泪擦拭干净,他少见夕何流泪,自然是不忍心的。

  “我……我把纸给了清明了!”,夕何忽然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元明听后大概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笑道:“别哭了,一点都不好看”。

  “给他了就给他了吧,反正竹简还在我手上”。

  “可……可如此一来,清明就有了整份儿竹简上的内容了,以后要对付他,只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就像你说的,那半卷竹简上的内容只是交代了他的来历,原本也没有什么重要的内容,就算给了他也无妨”。

  夕何知道元明这是在安慰自己。那半卷竹简对他们来说的确没有什么用处,可若是落在了清明手中,又能与下半卷竹简结合,那可是大事不妙!

  元明见夕何不说话,知道她无法发现心中的芥蒂,于是又劝道:“现在那纸已经丢了,你再怎么哭也是无济于事,不如随我一起想办法才好!”

  “那……下半卷竹简你找孔雀明王要到了吗?”

  元明摇了摇头,神色凝重道:“去西天的路被封了,我现在已经和西天断开了联系。恐怕就连佛祖也不知道凡间的动静了”。

  夕何大吃一惊,道:“怎么会这样?”

  “所以你不必自责,清明本就狡猾,而且现在它吞噬了更多的欲望,想要制服他实在是难上加难!”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我总觉得这上半卷竹简还有什么总要的信息被我落下了,待我再仔细专研几日,应该会有收获”。

  窗外,一抹黑影顺着墙根转眼即逝,转瞬便离开了夕何的院子。


  (https://www.xxqb5200.com/xiaoshuo/70/70818/527883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xqb5200.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qb5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