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倘若那年烟花未落 > 第三章 回忆

第三章 回忆


  坐在沙发上的梦菲想了很久,喃喃的说道:“呵,好像就我十恶不赦,罪该万死。”

  她想了很久,养育之恩么?亲情么?自己真的拥有么?

  梦菲家庭不好,父母常年在外打工,梦菲从小是奶奶带大的。她还清楚的记得有一年母亲回来看了她一次,第二天一早梦菲醒了就找不到母亲了,那时候她哭的撕心裂肺。后来长大了,开始上学了,就住在舅舅姨姨家,周末就回奶奶家,爸爸妈妈这个词,好像只能从别的小朋友嘴里听到。记忆中她甚至回忆不起父亲母亲年轻时候的样子。

  9岁,她被接到了父母身边,因为梦菲的眼睛出了问题,在县城里看不好,需要到大城市治疗,梦菲如愿了,自己终于可以和别的小朋友一样,过着每天都有父母接送的日子了。她不用在羡慕别的小朋友了,她,有家了。

  但是这个家,似乎和梦菲想的不一样。爸爸每天在外面喝酒,半夜回来就和妈妈吵架,他们明明是夫妻,应该是这世界上最亲近的两个人,却在每晚同床共枕的时候,一个枕头底下放着刀子,一个枕头底下放着电棍。梦菲对家的印象就是每天不停的争吵,不停的争吵。梦菲从一开始的哭泣,哀求,到最后每次父母吵架就安静的坐在门口,一言不发。她习惯了争吵,习惯了血腥,也学会了安静。

  10岁那年,眼睛治疗好的梦菲重新回到了奶奶身边,妈妈因为太想念梦菲,用自己多年的积蓄在老家买了个院子,养了一群小猪,开始过着照顾梦菲上学的生活。爸爸还是老样子,每天出去喝酒,每天都和妈妈吵着,每天都在和妈妈要钱。

  出事那天,梦菲记得很清楚,那天是周一。只是那天的天气并不好,下着小雨,梦菲背起了书包,准备去上学的时候,从父母的卧室里突然传出一阵巨大的声响,梦菲赶忙跑过去看,她看到父亲在床上不停的抽搐,嘴里吐着白沫,她慌了,打开门在院里开始喊着妈妈,妈妈从对面院子跑了过来,问梦菲怎么了?梦菲哭的泣不成声:“爸爸,爸爸,你快去看看爸爸。”

  妈妈很快跑了出来,不一会门口开来一辆车,下来几个人进屋把爸爸抬到了车上,又急忙开走了,这时候对面院子里的姥姥姥爷出来了,告诉梦菲不要怕,爸爸不会有事的,便把梦菲送去了学校。

  再回来是一个礼拜后了,爸爸妈妈还没有从医院回来,姥爷说爸爸说酒精中毒引发的癫痫,还有小脑萎缩,糖尿病。那时候梦菲第一次知道,原来癫痫会抽搐,会口吐白沫,原来人的小脑还会萎缩,原来还有糖尿病。

  第二个礼拜爸爸妈妈回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梦菲觉得爸爸变得有点傻傻的,像个孩子,妈妈说,这是小脑萎缩的原因,从那天起,妈妈除了照顾梦菲,还多了一个新的任务,每顿饭前给爸爸注射胰岛素。梦菲很好奇,但是妈妈告诉梦菲说:“那是控制血糖的药,很贵,不可以乱碰。”梦菲乖巧的点了点头。

  那之后的日子依旧还是老样子,尽管爸爸被妈妈照顾的很好,爸爸依旧会打骂妈妈,妈妈不让他喝酒,他还会动手打妈妈,妈妈每次都会哭的很伤心。那时候起妈妈经常一个人抱着梦菲,告诉梦菲,以后找男朋友千万不要找喝酒的,梦菲说:“以后菲菲的男朋友一定是妈妈最喜欢的,妈妈别哭,你还有我。”

  记得有一天梦菲放学回到家,卧室里的床上躺着一个女人,抱着一只白色的小狗,散着头发,化着浓妆,爸爸告诉梦菲,叫阿姨。

  11岁,是个懵懂的年纪,有过情窦初开,有着最浪漫的幻想。但是梦菲的11岁,成了她最痛苦的一年。

  那一年,梦菲没有家了,她找不到妈妈,奶奶说,爸爸生病了,我又小,对妈妈来说我们两个是累赘,所以抛弃了我们两个。对于一个11岁的孩子来说,被抛弃无疑是最痛苦的一件事。后来爸爸病重,又被送到了医院。而梦菲被二叔带到了很远的城市,离开了熟悉的家,亲切的同学和老师,那么的突然,连一句道别,都没有。

  梦菲开始了新的生活,认识了新的同学和老师,在这个十几年只见过两次的二叔家里生活了下来。二婶每天会给梦菲两块钱的零用钱,二叔会每天送梦菲上学放学,后来梦菲认识了一个小伙伴,于是两个人开始结伴上学。那时候的梦菲很羡慕初中的姐姐,姐姐每个礼拜放学回家婶婶都会很开心,开学的前一天会给姐姐买很多零食和新衣服,也会吧姐姐不喜欢的衣服鞋子送给梦菲穿。

  想到这里,沙发上的梦菲突然笑了,那时候,自己还很瘦,是什么时候胖起来的呢?

  在二叔家的梦菲每天放了学写完作业就和叔叔婶婶还有他们的一群朋友去饭店吃饭,有时候是一晚上吃三顿,叔叔婶婶和那些朋友很喜欢梦菲,不停的夹菜,梦菲吃不完,会剩下很多。

  有一天晚上回来,二叔坐在沙发上和梦菲说,别人给夹的菜要吃完,吃饭不可以吧唧嘴,要夹离自己最近的菜吃,笑不要哈哈大笑,这是女孩子的基本礼仪。

  从那天开始梦菲都是微笑,再也没吧唧过嘴,也没有夹过离自己很远却很爱吃的菜,也没有在剩下过别人夹过来的菜。从那天开始,梦菲成了一颗圆滚滚的小皮球。

  还记得半年以后爷爷来接梦菲回家,问二叔,是怎么把他的宝贝孙女喂这么胖的,二叔笑着回答,哪敢给您老爷子喂瘦了,怕你说我对她不好啊。

  梦菲重新回到了爷爷奶奶身边,见到了半年未见的爸爸,说不出来的陌生感,甚至连爸爸都喊不出口。那时候的爸爸,好像成了一个孩子,偶尔还会抽搐。

  奶奶说爸爸不能喝酒了,告诉梦菲要看好爸爸。梦菲会告诉爸爸不要喝酒,但是爸爸每次都是偷偷喝酒,他一喝酒就会抽搐,要住院,但是出院还会喝酒,反复无常。12岁的梦菲,成了医院的常客。12岁开始陪床,每次至少一个礼拜,以前的梦菲怕黑,怕鬼,怕天黑以后医院的走廊和电梯。直到有一次,爸爸晚上在医院偷偷喝酒又犯病了,医生让梦菲去门诊拿药,凌晨两点,一个小女生拿着药单在电梯口蹑手蹑脚。很怕,总觉得身后有人在追,可是不拿药爸爸会出事,妈妈已经不要她了,她在没了爸爸,该怎么活,尽管他不是一个好爸爸。但她不想做孤儿。电梯上来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梦菲迈了进去,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怕。

  从那时起,梦菲成了一个半夜敢走夜路,一个人在半夜看鬼片,听鬼故事的女生。


  (https://www.xxqb5200.com/xiaoshuo/76/76332/4802555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xqb5200.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qb5200.com